一叶逢秋

【全职高手/喻黄】暗行〔一〕

-喻文州x黄少天
-人物虫爹的,ooc我的
-文笔渣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1
喻文州不是一个很扎眼的人,因为他温润的性子。但他同样又是glory联盟学院里最特别的存在,头脑一流,硬件方面的魔法能力却是刚刚及格。
所有人都把目光锁在他的幻形“索克萨尔”身上,或者说是,锁在他的魔法能力上。
起初是少年意气风发,喻文州也暗自愤懑不平,后来逐渐被时光磨砺,那些奚落或嘲讽的目光终于无法撼动他分毫。
靠着头脑、战术击败对手后,他脸上依然是礼貌的微笑,依然说着客气的赞誉。

02
黄少天他不喜欢喻文州。虽然他们足足在一起做了两年的蓝雨院院长和副院长。
那天是一年一度的“最佳学院”评选,蓝雨和兴欣同样冲进了决赛。但在这最后一轮的对决中,蓝雨惨败。
喻文州的魔法能力,的确是他的软肋,但是远远不是这场比赛输赢定论的关键。这一点,一直守护在他前方的黄少天不会不清楚。
可是他担了,赛后不屑的目光嘲讽的话语全部向喻文州倾泻而来。连黄少天都觉得言辞难听不能接受,打算替喻文州出头了。但是喻文州不接受。
他说,“我的魔法能力不够是事实啊,那些人的话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真的。我不在意。少天,我不需要你为我这样。”
这些话,明眼人大约都能看出这是喻文州想保护黄少天。
但是偏偏当局者迷。黄少天看不出。
他不仅看不出,甚至还觉得这是喻文州瞧不起他,才不接受他的帮助。
于是他生气了。
那天,黄少天转身摔门而去。

03
喻文州看出黄少天不高兴的原因了。
但他没有去哄。当然不是什么爱面子抹不开脸,而是他的确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
黄少天对他的称呼,也才文州到院长,现在已经变成了喻院长。
他不是没有想过去解释,但是刚叫了一声少天,就被少年凌厉的眼神堵的,一句话也说不出,全梗在嗓子眼里。
难受得不行。

04
黄少天从没有像这段时间这样安静话少过。因为少了一个很好的倾听对象。
他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,但是一直没有找喻文州谈过。
其实他当时也就是,替喻文州不值。他是那人的副手,比旁人更知道那人的辛苦,知道他为了不被学院开除付出了多少努力。这是哀其不幸。但是喻文州偏偏云淡风轻,他就更生气。这叫怒其不争。
他本来以为,这样就算完了,没想到,这世上还有比魔法更玄乎的东西。
叫缘分。

04
喻文州拿着兴欣院长叶修亲自给他带来的任务分组,表情很是微妙。
“叶院,这是你分的?”他问。
分组表上他的搭档赫然是黄少天。
叶修刚想掏烟就被喻文州制止,手上一顿倒也不恼,脸上依然挂着标准的嘲讽笑,“哟,怎么还不乐意吗?哥这可是在替你创造机会,不想在毕业前和好吗?”
一句话问的喻文州出了神。
他应付大大小小的提问无数,多刁钻多古怪的都有,他永远回答的不动声色。
现在他却被问倒了。

05
学院永远不会给执行任务的学生行方便。
黄少天心里念叨着,天知道他是花费了多少毅力才没有直接对着身边的人说出来。
喻文州和黄少天走的是学院规定的路线。这条路上,有不计其数到处乱爬的食尸虫,挡住前路的巨型秋葵,还有时不时会掉树枝的树。
黄少天心里好像有一万句脏话想一吐为快。
但是没办法。
他为了避免自己与喻文州正面交流,自己带着幻形夜雨声烦走在前面开路。
黄少天自己给自己壮胆。在他心中,可能也没有什么是比喻文州更可怕的了。
很快,他就发现自己错了。

未完待续

在街上看见本命cp在过情人节

;盗全双粉w
;莫名其妙的情人节贺文w

【瓶邪】
你远远地看到青年男子笑容温暖,从蓝色帽衫的柜台前,把另一个熟悉的身影拉走。
你想靠近却被人群阻隔。直到他们走近。
“哎小哥今天可是情人节,买点别的啦。嗯,你想要花吗?”
【黑花】
你没想到会在游乐场里见到他们。还是在旋转木马上。
天气炎热,青年解开了粉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。
你咽口水。听见一边黑衣男子在他耳边不曾压下声音,“哟花儿我们回去吧,回去好好庆祝。”
尾音上挑,说不出的暧昧。
【喻黄】
商场里有舞台区在表演节目,你好奇靠近,却在台上意外看到那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少年。
主持人挨个问过来,回答无外乎是跟男朋友女朋友来的,只要少年认认真真答道,“诶主持人你问我呢嘛,我告诉你我才不是和什么女朋友来的,我是和我们队长一起来的。”
你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果然看见喻文州,满目宠溺。
【江周】
在街上被人拦下,对方是个头顶呆毛的帅气青年,“打扰…甜品站…”
你没反应过来,他脸更红,吞吞吐吐说不清楚。这时,他手机上电话打来。
青年把手机递给你。
“你好,请问你知道ZJ甜品站(不会起名字啊)怎么走吗?麻烦你给他指个路好吗?很感激,谢谢。”
【韩张】
你感叹七夕果真是个好日子,连手表店都要打个折顺应氛围。
你正欲离开,目光触及店内两个男子骤然愣住。
一人低头为身边人戴上腕表,严肃得让人想交钱包的脸上分明满是温柔。你贴着玻璃橱窗,看清他们嘴角的笑意。你不曾走进,唯恐扰了他们此刻的静谧温情。
【伞修】
你看见他西装革履收拾得整整齐齐,手上抱着玫瑰花。
你目光追随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,直到消失。
你知道他要去哪里。
那里沉睡着,他最爱的少年。
你知道的,他们十五岁前不曾相遇,十八岁后,再无法相见。
物非人非。